当前位置: 首页 >> 人文历史 [本页支持双击滚屏]
分享到:
字体大小:
骆马湖传说之“‘粮龙’神磨”
发布时间: 2014-08-21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
骆马湖传说之“‘粮龙’神磨”

骆马湖心沈圩子住着二、三十户疾苦的佃农。这里既是洪水走廊,又是分洪区,连年水灾不断,收成很不好。就这样,地主老财还要逼租讨债,弄得佃农们常年过着吃糠咽菜的苦难生活。

佃农中有一个叫黄永泰的老汉,三辈人,五口之家,租种孙老狠二十亩河床地,全家老少起早摸黑,照样喂不饱肚皮。尽管日子过得很艰难,黄老汉仍时常救济比他更苦的穷人。

这年,又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,眼看村里人一个个倒下了,黄老汉心里像火烧一样难过。他和老伴一合计,就把家中仅有的一升粮食拿出来磨了。可是老两口从五更一直推到日出三竿时,磨里的粮食还没有推完。老两口暗暗惊奇,心想:这么一点粮食,怎这么经推呢?老汉一下子想起老辈们讲过的“粮龙”的故事,说粮龙到哪里,哪里的粮食就推不完。老汉一说这事,全家人围着磨那个高兴劲儿就甭提了,小孙子又是唱又是跳的:“爷爷,这么多面,往哪儿放呀!”黄老汉说:“快,快喊你张大伯、李大叔、还有……干脆,把村里人都叫来吧!叫他们别忘带盆、带桶啊!”

全村人排成长龙,一户接一户,没落下一户,一直磨到深夜。打这以后,只要下点粮食引子,就能推出够全村人吃上三五天的细面来。

好事多磨,这事不知怎地让地主孙老狠知道了,他带着一大帮狗腿子提枪棍气势汹汹地来到黄老汉家,二话没说就要抢磨。老汉一家哪里肯让,全村人也陆续赶到了,可人再多也打不过荷枪实弹的狗腿子呀,结果,儿子、小孙子中枪倒下了,儿媳妇被抢走了,老汉和村里几个人也被打伤了,神磨还是被抢走了。

神磨到了孙老狠家,粮食下到磨眼里,拌上水,推呀推呀,越推越沉,最后再也推不动了。原来粮食拌上水变成胶状,鳔得非常结实,把上下两片磨连成一块了。孙老狠气得嗷嗷直叫,叫人砸,砸不开,只得把它扔了。佃农们趁黑把神磨架上车,又推了回来。一路颠簸,到家时两片磨又自动分开了。泡点粮食一试,却再也推不出更多的面来了。不久,黄老汉夫妇相继去世,佃农们把他们埋在高岗上,用下面的磨盘为老两口立了碑,又用上边的磨盘给黄老汉儿子和孙子立了碑。

不久,这事又让孙老狠知道了。他心想,这两片磨怎么会分开呢,莫非还能用?于是,又带着狗腿子去抢。孙老狠他们有备而来,乡亲们提前得到消息,全村人提锄扛杈守护在那里。两下对峙,各不相让,眼看又要打起来了,不知从哪儿走来一个游方老道,“嘿嘿”笑了两声,后缓缓说道:“人死瞑目,入土为安。两片磨既已成墓碑,就不该动它了!”孙老狠一听这话,牙咬得咯嘣响,跺着脚喝道:“何方来的妖道,敢在我老孙的地盘胡言乱语!伙计们给我搬!”老道手摇拂尘,一扫磨碑,笑道:“你们齐伙上,看能否挪动;倘能挪动就搬走吧!”孙老狠又大喊一声:“伙计们,给我搬!”一群狗腿子围住磨碑,这边推,那边拉,磨碑竟然纹丝不动。村民们也惊呆了,心想老道必有来历,是神仙相助也,遂齐声喊道:“孙老爷,你搬呀,你搬呀!”在众人的笑声中,孙老狠带着狗腿子灰溜溜地溜走了

……

湖边的老人说,当年的小李圩子山坡确有两片磨碑,现在已被淹在湖水里了。

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